莘羽宋朝文化历史网

历史冷知识宋代商业发展

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_宋朝贸易与经济_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

宋朝的建立和统一,消除了晚唐五朝的分裂割据,社会经济得以正常发展。 农业和手工业的高度发展,为商业的繁荣、水陆交通的便利、币制的统一、钱币铸造量的增加以及纸币(交子、会子)的创制和发行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。 ),以及广场和城市系统。 毁坏后,沿街商铺开张,营业时间不受限制,统一的商业税收制度,与辽、金、夏的“讨场”贸易以及繁荣的海外贸易,都为城乡的发展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条件。宋代的商业。 这种发展条件促进了宋代城市和乡镇的商业空前繁荣。 盐、铁、铜、酒、醋等,继承了五朝的“禁”制度,并将禁扩展到茶、铅等,由政府垄断,垄断商业利润。

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_宋朝贸易与经济_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

北宋首都开封的商业城市主要作为政治中心,进而成为经济、文化中心。 政治中心的转移往往导致城市的兴衰。 北宋时期,这里已发展成为当时世界上人口百万的特大城市,商业空前繁荣。 城内形成了几条繁华的商业街区。 周桥是“出朱雀门(内城南门)到龙津桥”的主要餐饮中心之一。 它尤其以其夜市而闻名,夜市营业至“三更”。 市内著名的“饭馆”有马兴街东火行巷的丰乐楼(原名百饭楼)。 铺、江店、舟西一城楼、腰掌寺店、半楼”等,“景正店有七十二户”,“其余皆称足店”,“多为酒铺瓦石,不以风雨为名”。 ,寒暑,昼夜“开。为了供应需要,”百姓宰杀的猪必须从这里(外城南门,南薰门)进入京城(城),每一批每日数以万计。”内城的“盘楼街”,街南称营店,只有卖老鹰、隼的顾客,其余都是珍珠、丝织品的垫子。南通巷子称“界神”,是交易钱帛的地方,气势磅礴,门面广阔,气势磅礴,每笔交易动则数以千万计的“玉石”。 “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”,各类商品一应俱全。 南宋初期的孟元老在《东京梦华录》中也详细记录了东京商业的繁盛情况。 北宋末画家张择端所画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生动地描绘了北宋时期东京开封、东京繁华的商业景象。

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_宋朝贸易与经济_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

南宋重建商业城市临安后,南宋都城南迁。 都城(称“行在”,意为都城)临安府成为南宋的政治中心,鼎盛时期人口达百万,取代北宋的开封,成为当时世界第一大城市。时间。 最大的城市。 城内主要商业街,“从外大内(宫城)、宁门(北门),新路南北,晨珠玉石,奇花异果,鲜海鲜,野味,奇器,无一不有”世界各地,都聚集在这里,远至朝天门、清河坊、中洼前、坝头、观巷口、鹏欣、中安桥、食品店,人山人海。 而“除了大内前面的夜市,到处都一样,但中洼前特别繁华,卖猫咪用具和各种物品,就跟白天一样。其余大街小巷都关门了,不营业,餐馆和卡拉OK都关门了”殿堂之上,上至四姑,静悄悄的,但五鼓马即将动,趁着早市的人,又开始营业了,无论什么时候。” 上述南宋端平二年(1235年)关溥乃德翁所著《京师志》中的概括记载,描述了临安府城的商业繁荣。 临安城所需的大米“来自苏、胡、常、秀、淮、广等地”,“杭城常盼米船陆续到来”。 燕、吴、曲、徽等船只常在通津通商。杭州的木炭、木本、柑橘、干湿水果等,多产于这些国家。

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_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_宋朝贸易与经济

这些就是吴自牧《孟粮录》中记载的临安城所需的一些商品的产地和水运到达地。 临安市的商业繁荣,在《孟良录》和周密的《武林老故事》中都有详细的记载。

其他城镇的商业 开封、临安分别是北宋和南宋的都城,全国的政治中心,成为全国最大的城市和最繁华的商业市场。 在其他城市,各路(相当于后世的行省)的都城(主要指转运使所在地,相当于后世的省会)不仅是该路的政治中心,也是该路的政治中心。一般是最繁华的路上。 商业市场。 各州、州、县、镇“商税”的多少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些州、县、镇的商业繁荣程度。

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_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_宋朝贸易与经济

据史料记载,北宋熙宁十年(1077年),北宋各州、县、镇、市的商业税额,二十三路都城的商业税额差别较大,两浙路的都城杭州(今浙江)最多,达到82000多关,而最少的广南西路的都城贵州(今广西桂林)也只有6600多关,不到杭州的十分之一。 大多数公路的资本营业税在3万多官。

从地州、地市(均指地级市,不含县、镇)和城镇“商业税额”情况来看,长江流域商业最发达,黄河流域次之流域、珠江流域。 最不发达的。 长江流域最发达的是太湖流域。 除杭州外,两浙路所属的苏州有51000多处通行证,湖州有39000多处通行证,秀州有27000多处通行证,常州有26000多处通行证,润州(今江苏镇江)有25000多处通行证关,江南东路首府江宁有45000多关。 县、镇的商业税额也相当高,特别是杭州郊区的城镇,如杭州市东南部钱塘江边的“浙江城”。 “市场”营业税额高达16000余官,距嘉会门(南门)十里的龙山场2900余官,距余杭门(西门)六里的江张桥镇2800余官。北城门)及杭州郊区三镇。 仅这座城市就有两万多根琴弦。 秀州青龙镇(今上海青浦以北)距福州县较远,税额高达15000多官。 在上海东部(今上海南市旧城区),虽然没有商业税额,但设立了政府专营酒乐(酿酒用的酒药)和征收的“酒务”。酒税。

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_宋朝贸易与经济_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

另一个发达地区是以成都为中心的川西平原。 成都府城营业税额6.7万多元,在二三路省会城市中排名第二。 附近的杭州(今广汉)48000多元。 州(今绵阳)有54000多官,彭州(今彭县)有30000多官,而这些府县,包括几个镇在内,有10000多官,成都西南不远的广都县就达到了22000多这些条件与太湖流域相似,不仅体现了川西平原经济的发展,也直接体现了城市商业的繁荣。

水陆交通条件对州、州、县的商业发展起着重要作用。 广南西路首府贵州的商业税额只有6000多元。 海上交通便利的雷州(今广东海康)的商业税额正在路上。 有7000多官,而海上贸易较发达的琼州(今海南海口)则有19000多官,成为广南西路唯一一座超过1万官的城市。 这种情况在淮南东、淮南西、镜湖北、夔州等路段更为明显。

扬州,淮南东路的都城,曾经是唐代最繁华的城市。 江都成为扬州,取代建康成为长江下游的政治中心,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 但自从吴朝五朝重修金陵城并成为南唐都城后,扬州的地位就下降了。 北宋时,虽为淮南路(即后来的淮南东路)都城,但营业税额却有41000多。 然而这条路位于滁州(今淮安),这里是运河入淮的地方,也是南北航运的交汇处。 税额高达6.78万多元,仅次于杭州,甚至略多于地级市成都。 不过其商业税中“通行税”(过境税)的比例应该比较大,其商业繁荣程度应该与扬州差不多。 当时最繁华的地方城市,除了杭州之外,紧随其后的应该是成都、江宁、苏州等城市。

宋朝贸易与经济_宋朝的经济为何强大_宋朝和波斯西红花贸易

寿州是熙宁五年新划的淮南西路首府。 营业税额只有17000多关,远低于路上泸州的5万关; ,而道路交通发达的鄂州市有14000多个通行证,岳州市有25000多个通行证; 夔州路首府夔州有关21000余关,渝州(恭州,今重庆)达31000余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