莘羽宋朝文化历史网

苏轼生命里的三个女人

苏轼是北宋著名的文学家,散文家,诗人,唐宋八大家之一,琴棋书画,诗词歌赋无疑不通。他的诗词大家都知道一二,而关于他妻子的故事可能大家都不是很了解。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 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 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鬃如霜。 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 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这么一首苏轼为亡妻所作的《江城子》,骗走多少女儿泪,苏轼的深情也展现在人眼前。

传闻苏轼虽然为人旷达,但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,在待人接物上时有不妥,于是每每苏轼招待客人的受,王弗都会在屏风后旁听,时不时的提醒和建议苏轼。

苏轼曾记过王弗对其的劝告,言:“某官于岐下,所居大柳下,雪方尺不积;雪晴,地坟起数寸。轼疑是古人藏丹药处,欲发之。亡妻崇德君曰:使吾先姑在,必不发也。轼愧而止”

这样的情感一直不曾淡去,十年在贬谪密州知府时,写下了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,这首词情思哀痛,寄托了作者对自己妻子的难舍深情,被称为悼亡词千古第一。

苏轼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闰之,比苏轼小十一岁,在王弗去世三年后嫁给了苏轼。值得一提的是,王闰之是苏轼原配的堂妹,自小就对苏轼极为崇拜,陪伴了苏轼26年,也是苏轼最重要的26年。

在与苏轼共度26年之后,王闰之也先苏轼离世,苏轼哀之,写祭文以悼:“我曰归哉,行返丘园。曾不少须,弃我而先。孰迎我门,孰馈我田。已矣奈何,泪尽目干。旅殡国门,我实少恩。惟有同穴,尚蹈此言。呜呼哀哉。”

苏轼人生中第三个重要的女人,是他的妾室王朝云,比苏轼小二十六岁。王朝云于公元1074年,被王闰之买回家,收为侍女,当时的王朝云年仅十二岁。王朝云长大之后,被苏轼收为侍妾,取字“子霞”,为苏轼生养一子,苏轼甚爱之“云蓝小袖者,近辄生一子,想闻之一拊掌也”。孩子洗三之时,苏轼作《洗儿戏作》:“人皆养子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惟愿孩儿愚且鲁,无灾无难到公卿。”